森曦er

这儿森曦,凹凸圈混雷卡不拆不散,还是个过激卡吹☆☆☆其他随意杂食党。/是个画渣....

‖杰佣‖佣兵,你成功吸引了老流氓的注意!

*ooc

*是新手奈x老奸巨猾杰

*一发完,没有后续!!

*是杰佣,请不要ky

“下场监管者是你,杰克。”戴着滑稽面具的小丑敲了敲桌子,面对着正在擦拭着心爱的玫瑰手杖的绅士提醒道。

  “喂,我说杰克你能不能把你那套给小姑娘的方式收收。我们是监管者,不是去吊小姑娘的心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 裘克对杰克上场前的准备嗤之以鼻。
    
   “这是绅士的表现,我知道你不吊姑娘心,吊那小前锋的心是吧。”玫瑰爵把玫瑰手杖别在了腰间。裘克听见自己的老友这样说便不再多话。

      多年不见光的庄园没有一丝生机,众多监管者在一轮游一轮的游戏里轮回。在死气环绕的环境创造所谓的“快乐”

  “今天有新的求生者,是个雇佣兵。看见了吗?就是那个戴着兜帽的。”园丁提着工具箱在医生耳边轻语。远处的雇佣兵向下拉了拉兜帽,与其它求生者孤立,蓝色的眸子蕴含着复杂的情感。

    远处的雇佣兵似乎感受到了来自未来同伴的目光,那略带着不知名情感的蓝色眼睛对上了他们的目光。
     
   “那个,我来溜监管者吧。”年轻的佣兵突然对其他求生者说到。这句话吸引了其他的求生者,他不是新人吗,哪来的勇气去溜监管者?哇,这个新人好酷!一会儿还是多照顾照顾这个人好了。其他求生者在内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  游-------戏-------开-------始

   “监管者在我附近!”紧接着咚的一声,园丁的小人剩下了半管血。
  “站着别动,我来帮你!”佣兵不知道从哪蹦了出来,连用着两个护腕从杰克面前砸下了板子。“快走!”他在几颗树下与玫瑰爵绕着,翻板砸板没有一丝犹豫。
 
  远方的大门突然亮起,佣兵还是在板区和杰克绕着。而远方的求生者在等待着队友,“快走!”佣兵在这边狠狠地发出信号,而身后的监管者穷追不舍。终于在一个密码机前甩掉了监管者。也是这时,三个逃生信号显示。佣兵松了口气,想着如何跑出大门。却没看见密码机旁边闪现的一道红光。“咚!”佣兵突然倒下了。几片玫瑰花瓣落在了佣兵的脸上。这是....!
  
“小先生,你很会跑。”佣兵感到失去地面的接触感,一张面具在眼前放大。“啧,快放我下来!这是对女生才用的吧!我是男的!”气愤,恼怒在佣兵理智边缘徘徊,腿不安的在玫瑰爵的怀抱里挣扎。“你也逃不了了,没人能来救你,我的小先生。”玫瑰爵抱着佣兵转了几圈,用着戏谑的语气在他耳边细语。

  “但这场游戏,赢得是我们 。”

  “嗯,没错。”

  最终玫瑰爵在板区间轻轻放下了佣兵。“这是地窖,跳下去就能逃出去了。”空气陷入了沉默...

“奈布·萨贝达。”

   隐藏在兜帽下的蓝色眼眸抬起,打破了缄默。

“杰克,叫我杰克就好,小先生。”
 
    隐蔽在面具下的薄唇一勾。
.......

“下场游戏,不需要你来放水。”
  
   玫瑰爵在奈布跳下地窖前听到了一句饱含不甘的话。

   乌鸦黑色的羽毛被空中带雾气的风打落,断断续续为那句话勾上了句号。

“拭目以待,奈布。”

啊啊...那双美丽的蓝眸是多么的勾人...红色才配的上你吧...

  白雾中,隐隐有两只血红的眼睛,带着某种情愫,在游戏一遍又一遍的轮回中等待着。

------/-------/-------/-------/------/--------/--------/---------/------

  这是...玫瑰吗...
奈布取下了别在胸口艳丽酒红色的玫瑰,还带着不可言的香气。
杰克吗...?
 

来啊,我就在这。




/上色练习....

是丹尼尔大人的幼体..../大概

是...咳.性♂暗示/。。。我好喜欢玩奈布的小舌头qvqqqqq...../其实是情头/明天试试画jio克的hiahiahia

来自佣兵的挑衅/您的好友皮皮佣已上线/没有jio克的杰佣2333

是进度,对某jio克挑衅的佣兵,明天继续/他太可爱了quqqqqq

好喜欢卡米尔/摸鱼。。。/大头大头√

今天的一张指绘!!螺丝大人超级好!!超可爱的他!!quq